若未曾向你献过吻

你便无需硬做那知情人

水到渠成。

※青涩少年时期的美好双黑

※校园pa,双向暗恋


01


中原中也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橘发,半眯着眼懒洋洋地刷完牙,下意识抬起手腕看了眼表,立即倒吸口气打了个激灵,刚起床还残留的困意顿时消得一干二净。他随意地抓了把头发,飞奔过餐桌时顺手逮了一块面包叼在嘴里冲出家门翻身上了自行车,一下比一下用力地蹬着踏板骑往学校。这一系列动作几乎是在几个眨眼间完成的。


——要迟到了!


中原中也一边迅速地踩着踏板,一边努力地咽着口中的面包,脑海中警铃大作。说起来这都是太宰治——他的邻居兼死对头的锅。中原中也,横滨高中成绩排名长期位于前三的优秀好学生,品格兼优作息良好,坚决不打游戏。直到昨晚,中原...

妖怪的存在是谎言吗?

※妖怪宰,人类中。


风起。


中原中也的脚步逐步放缓,灵敏的嗅觉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一丝异样的味道——幽幽的、极其浅淡的花香,闻着并未让人感觉不适。他收敛了气息,将身形隐于苍翠挺拔的树后。


他看到一个与他差不多身高年龄的少年,一身规规矩矩的制服,深杏色的发与眼,右眼上缠绕着一圈圈绷带,随意地坐在横斜的树干上,松松垮垮挂着的两条腿来回晃动着。


就在中原中也决定偷偷溜走的那一刻,少年那清脆中夹杂着几分慵懒的声音缓缓响起:


“呐,中也?”


“——你要不要和我搭档?”

 ...


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※亲吻饥渴症宰x皮肤饥渴症中

※OOC,私设预警,能接受的话请↓

>>>

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初相识时,拥有枫糖浆色头发的小家伙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帽子手套之类的全副武装,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上戴着项圈还露出点儿皮肤,除此之外,再没有了。他们初次见面就打了一架——太宰治想,兴许是从那时开始的。

少年人一场酣畅淋漓的架结束,中原中也却并没有立即从太宰治身上起来,他趴着一动不动,总还是有点沉。太宰治半埋怨地低头看一眼,不看不要紧,这会儿正巧中原中也抬起头来,半垂的眼睫藏住了下面那片澄澈悠远的天空。因此太宰治在坠入他如梦似幻般蓝眼的温柔乡之前,便被翘挺鼻尖下微微张着的两片薄而柔软、...

暮暮朝朝。

※年龄差注意,十八岁宰x二十岁中
※中考完激情复健

“中原先生,您看他如何?十八岁小孩子,内心应该有很多想实现的愿望吧。”
照片上的少年双眼弯弯,唇角扬着元气的弧度笑得灿烂,比着一个大大的V手势。

“我看看,”中原中也接过卡片,瞥了一眼少年的名字。

“太宰…治,吗。”

>>>

中原中也,二十岁,隶属于港黑魂灵聆愿部,因业绩优良,荣获干部之位。
所谓聆愿部,即“聆听您的愿望”。像中原中也这一类魂灵的工作便是来到人间,实现某个人心里的三个愿望,之后便回到聆愿部,再次接取任务,如此往复。
实现愿望,说来简单,倘若碰上贪心人,什么都想要,只需随便挑其三实现便可,甚至不需花费多大力气。魂灵们都有各自的灵...

[全职男神x你]听说睡不着的话亲亲就好了

内含叶/周/喻*
放飞自我嫖男神*

>>>

※叶修

“怎么了,睡不着?”察觉到身后的人在床上翻来覆去,叶修坐在电脑前啪嗒啪嗒敲打键盘的动作一顿。“嗯…”你蔫蔫地应了一声,干脆自暴自弃地掀开被子,两眼睁开盯着天花板,企图放空脑袋。

就在你无所事事地数到第十只叶修宝宝的时候,他本人悄声无息地走到床边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捂住了你的眼睛。你愣了一下,不知作何反应。接着叶修将空出来的手搂住你的腰,轻柔地顺势躺下,他的唇若有若无地贴着你的耳垂。你后知后觉地发现这点,绯红刷地一下漫上脸颊,叶修见此,从喉间滚出一声轻笑。

“睡不着的话,”叶修的声音有些低沉,他顿了顿,唇瓣凑到你的脸颊上轻轻一吻,有些冰凉。

将与你共白首。

三党激情诈尸,爆肝产物。*
是我最喜欢的深情宰。*
天气热起来就写点凉快的。*

>>>

二月。
枝头还沾着大块未消融的雪,迎面而来的风化为凶狠的刽子手,利刃无情地指向行人。

中原中也的怕冷体质在这时非常完美地体现出来:他终于舍得摘下心爱的黑色礼帽,转而戴上针织毛线的保暖圆帽。两边过长的橘发被包裹在橙白相见的围巾下,有些难以辨认。中原中也只要稍微一垂头,他那漂亮脖颈的曲线便完完全全覆盖在这条围巾中。这回他穿的是米色的棉袄,内里兴许还有两三件毛衣,愣是将他过分娇小的身躯撑成一个球。

他举起双手轻轻捂着脸颊朝手心喝气,白雾缭绕一会便散去,冰凉的寒意再度归于手心。糟透了。中原中也想,他为了这次出门...

我希望你的人生不要太过一帆风顺,希望你不要自诩不食人间烟火。你尚在最好的年纪,你要尝一尝苦难,趟一趟浑水,你要落入俗世,明世故而不世故。你不要安于现状,得过且过,你要披荆斩棘,敢爱敢恨。你的脚要踩在地上,眼睛要看向前方,来路无可眷恋,你别回头。愿你人生路途坎坷不平,时刻充满意外和惊喜,愿你能经历苦痛与泪水,能知生活不易,能将善意留给他人。愿你不被改变,始终保持光芒、挺直脊背:你要成为你自己。

语言是会伤害人的,话一旦说出口就收不回了。就算后悔也绝对收不回来了。

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;如果自觉无力发光,那就别去照亮别人。但是,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;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;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、更有热量的人们。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

© 温鲤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