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希望你的人生不要太过一帆风顺,希望你不要自诩不食人间烟火。你尚在最好的年纪,你要尝一尝苦难,趟一趟浑水,你要落入俗世,明世故而不世故。你不要安于现状,得过且过,你要披荆斩棘,敢爱敢恨。你的脚要踩在地上,眼睛要看向前方,来路无可眷恋,你别回头。愿你人生路途坎坷不平,时刻充满意外和惊喜,愿你能经历苦痛与泪水,能知生活不易,能将善意留给他人。愿你不被改变,始终保持光芒、挺直脊背:你要成为你自己。

你好,我是温鲤。
有幸偌大人海中于此相逢。

住校生,淡圈,随缘更新,删博狂人,文笔拙劣,承蒙厚爱,不胜荣幸。

“我才不会试图追月,我要月亮奔我而来。”

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,那就保持沉默;如果自觉无力发光,那就别去照亮别人。但是,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;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;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、更有热量的人们。可以卑微如尘土,不可扭曲如蛆虫。

和朋友们出来拍照>//
最后是自己ww

[双黑]被迫和死对头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?

中也穿越双黑同人文前提*
双黑全程互撩*

“所以?”中原中也系领带的手一顿,面上神情似笑非笑,“攻略太宰治?别开玩笑了。”

他的耳边随之响起一道冰冰凉凉的电子合成音:「若您执意拒绝,便永远无法返回原来的世界。」

“如果你有实体,这个时候已经死了。”中原中也说。

「我存在于您的脑海内。直到您完成任务的那一刻,我们之间的绑定才会解除,您也能够回到您所生活的世界。」

*

中原中也在两天前发现自己穿越了。

他所在地仍然是横滨,他也依旧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,一切都没有变。然而中原中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,一股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:他对周遭的环境感到不适。

这股微妙的直觉在系统的出现后得到了证实。「恋爱系统」,据它所言,...

一个有罪的人不能也没有权利死去,她必须活着,经受折磨,煎熬,像煎鱼一样翻来覆去地煎,像熬药一样咕嘟咕嘟地熬,用这样的方式来赎自己的罪,罪赎完了,才能一身轻松地去死。

“常有人說,我和太宰之間的愛不對等。他們見著我為太宰做了許多事,還得一遍又一遍、不厭其煩地去救熱衷於自殺的他,他們說,‘多累啊,中原君怎麼就偏偏和他在一起了呢。’他們看到太宰給我帶來諸多麻煩,於是好心告訴我,我的付出與回報差太多了。
“我笑他們不懂。是啊,他們怎會懂?太宰這傢夥,本是不懂愛的,哪想得遇上了我,漸漸積起三分愛意來,他便把這三分給了我。我給他十分愛意,甚至更多,儘管他只報以我三分,可這已是他的全部,何來不對等之說?”

冰冷的冬天需要温暖的亲吻。

中也怕冷。
这一点是太宰在与他搭档第一年的冬季才初次了解。他怕冷能怕到哪个地步呢?那会儿太宰和中原尽管在一个房间,却是分床睡。然而分床似乎也不足以体现他们对双方的厌恶,不知是谁先开始的,后来两人睡觉时便习惯背朝对方了。中也睡相不安稳,总要踢个被子,或者从床头睡到床尾,险些摔下去。睡梦中的他并无察觉,可这坏习惯一到冬天就让他本人遭了殃。
那时太宰还没当上干部,他们的房间也没有暖气。中也睡前总要先被子把手边的被子往两边卷,脚边的被子往里卷,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,只露半个脑袋才罢休。太宰常笑他说这好像蚕作茧,中也嗤之以鼻,心想太宰这样的人哪能理解这其中的好处。
尽管如此,中也仍是常常半夜冻醒,本该裹在身上...

© 温鲤|Powered by LOFTER